她是“最美家乡人”,她被称作“最坚强母亲”,她的故事,还在继续

头条
29阅读

2021年12月15日,“最美家乡人”评选结果出炉,河南郑州的吕爱梅当选全国十佳。在参与评选的照片里,吕爱梅一手揽着一个儿子,一家人对着镜头笑得很开心。但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两个儿子都坐在轮椅里——他们都是渐冻症患者。

2022年1月9日晚上八点四十分,“有娘就是福”开始了又一场直播。他们就在自家的毛坯房里开播,墙上用透明胶带粘着一幅蓝天白云的背景画,和原本灰扑扑的墙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背景里还能清晰听到洗碗时锅碗相碰的声音。

她的大儿子朱小强坐在一旁满脸笑容。如今的他明显消瘦,已和照片中面庞圆润的他判若两人。

脖子上悬挂的小装置,是他和外界对话的唯一方式,因为气管切开手术,只有当妈妈为他堵住装置上的透气孔时,他才能正常说话。

朱小强的弟弟,也就是吕爱梅的二儿子朱小猛也罹患渐冻症,前不久又因为病情恶化住了院,半个月时间花了六七千块钱。

吕爱梅的丈夫朱二毛,今年73岁,已经失聪多年。曾经他也是十里八乡的名人,八十年代就成了“万元户”,但是突发的耳聋改变了他的脾气,他屡屡对妻子、儿子施暴。忍无可忍,吕爱梅选择带孩子离家出走。然而,随着年岁增长,丈夫的脾气逐渐稳定,和两个儿子一样,他也需要照顾。吕爱梅不计前嫌,又把他接到了身边。

如今,吕爱梅,朱二毛,两个患渐冻症的儿子,一个健康的小儿子,二儿媳,还有一个孙子,七口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有一个女儿已经出嫁,但是朱小猛住院时,家里忙不过来,她也得回家帮把手。

过去三十年,吕爱梅一直在为这个拥有三名一级残疾人的家庭寻找活路。

2014年,“冰桶挑战”风靡全球,借着这股风潮,吕爱梅一家也得到过不少关注。而这时的朱小强,已经彻底瘫痪在床18年了。

下一次出名要等到2018年夏天,吕爱梅买了个二手音箱,推着两个儿子上街卖唱。随着朱小强病情恶化切开喉管,这条路也断了。

2019年6月,两个儿子向吕爱梅提议做美食博主,拍视频,开直播。对吕爱梅,对这个家庭来说,关注热度一阵一阵,每一次都会给他们带来一段时间的心理安慰和相对宽裕的生活条件,但是热度总会过去,当曾经因他们的故事热泪盈眶的双眼看向别处,一家人还是要独力面对身边的困难。

每晚下播,吕爱梅要把大儿子搬上床,给他接上呼吸机。夜里她就搭个折叠床在儿子房里睡。她休息不好,经常凌晨3、4点才睡,还要定时起来给儿子翻身、吸痰。她有心肌缺血的老毛病,前几年吃药调理得好一些,最近又犯了。“就吃止疼药。”她说。

除了直播,现在这个抖音账号还有五百多条视频。快手上的视频更多。大多是吕爱梅做家常菜的教学,封面总是吕爱梅端着菜盘,对着镜头笑。现在吕爱梅能用排骨、牛肉、鲤鱼这些食材了。以前的她舍不得:“猪骨头多贵啊,买了,几天生活费都没了。”

拍了那么多做菜视频,吕爱梅也承认,会做的菜都做得差不多了,就得现学现卖。“前阵子买了个烤箱,花了290块钱,想做月饼,因为没做过,月饼烤糊了。”

二儿子朱小猛的微信签名是:无病第一利,知足第一乐,平和第一善,心诚第一亲,无忧第一福。他的朋友圈里还有好几条为母亲吕爱梅评选“最美家乡人”“拉票”的内容。

他年纪轻些,原本身体状况也比哥哥好些。但是最近他的病情恶化,连咀嚼面条都很困难。久坐不动呼吸不畅,二氧化碳在肺部沉积导致缺氧,还会引发昏迷。心脏也不太好,前阵子就因此住院。

他没做气管切开手术,巨大的呼吸机面罩戴在头上,把他的脸勒出许多勒痕。从前,采访接洽等许多事都是朱小猛来做,但是最近他也有些力不从心。作者给他打电话时,是朱小猛妻子接的,说昨天下播迟,小猛还在休息。“不太方便。”她说。

呼吸机是新买的,花了四万五千块钱,用上了前阵子一笔三万块钱的捐款。这阵子河南出现疫情,郑州有封控措施,吕爱梅不停念叨着:“钱还没给人家送去。”

吕爱梅爱笑,几乎是忍不住地,说着说着自己就先笑出来,有时是爽朗的,有时是腼腆的,有时是得意的。然而,在去年七月,郑州水灾积水退去不久,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上门慰问送物资时,吕爱梅罕有地收敛了笑容,好几次快要哭出来。有人评论说:吕妈妈一直在装作坚强,那个不经意的表情触动我好大。

吕爱梅对作者说:“也哭,但是哭也不解决问题啊。”

今年1月4日,郑州迎来2022年第一场雪。第二天,吕爱梅在路边汽车引擎盖的积雪上,留下了一个脸部印记。看不出当时她的表情是怎样的。这条视频配的音乐是《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吗,大家一起来,所有烦恼忧愁全都抛开。”

2022年到了,春节也近在眼前。唯有祝愿吕妈妈和她的家人能像歌声所唱,过一个不那么难的年。

文/五舟

来源:北青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