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日本社交网站也成为假货的温床

国际
155阅读

本文转自:36氪

涩谷高弘: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仿冒品的规模不断膨胀。近年来尤为突出的销售手段是通过社交网站(SNS)把消费者引导至电商网站购买假货。宅家消费使得电商交易增加,仿冒品销售商也出现转型。日本的服装及家电等消费品企业已经联合起来,准备从2022年开始采取全面对策,包括提醒日本国内的消费者防范假货等。

全球到底有多少仿冒品呢?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假冒和盗版货物贸易趋势报告中推算,2019年仿冒品贸易额达到4640亿美元,占全球贸易的2.5%。换算成日元的话,规模超过50万亿日元。

94%的仿冒品经由网络销售

在庞大的规模当中,网络交易占比多少呢?虽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商标领域信息网站英国“世界商标评论”(World Trademark Review)2020年9月在120个国家实施的消费者调查显示,在消费者购买的仿冒品中,94%来自网购。疫情之下,似乎全球的大多数仿冒品都是通过网络购买的。

其中,目前迅速增加的是通过社交网站销售的仿冒品。日本的仿冒品打假公司OpSec Online的统计显示,“宅家消费”普及开来的2021年,全球通过社交网站销售的仿冒品达到疫情前的2019年的4倍,在电商总体销售中占比达到1成。同一时期,在整个电商领域流通的仿冒品仅增加14%,在美国亚马逊等大型电商网站上流通的仿冒品仅增加7%。

关于在社交网站上流通的仿冒品迅速增加的原因,OpSec Online负责人铃木壮认为,“近年来,全球主要电商网站封锁仿冒品的措施越来越严格,相对宽松的社交网站成了其藏身之地”。同时表示,“还有一个影响因素是,经常使用社交网站的35岁以下群体拥有较强的购买力并积极在网上购物”。

华歌尔的损失扩大

“我们公司产品的不正当广告频繁出现在社交网站上。2020年之前主要是在亚洲其他国家,2021年秋季以后,日本也出现爆发式增长”,在华歌尔从事打击仿冒品的知识产权部部长冈田雅枝抱有强烈的危机感。同时称,“消费者购买商品之后,收到的是和我们公司的产品完全不同的劣等货。希望社交网站用户注意防范”。

据悉,出现不正当广告最多的是社交网站“Instagram”和“Facebook”。华歌尔从2021年10月开始接到消费者的相关咨询,截止到2022年1月上旬,共出现了约24000条不正当广告。接到咨询后,该公司员工每天都会对社交网站上的不正当广告进行删除,但很快又有多条广告重新发布出来,循环往复。

从亚洲其他地区扩大到日本

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情况来看,2018年前后韩国、香港、台湾、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社交网站上出现了不正当广告。删除之后曾一度偃旗息鼓。但2020年底再次增加,先是新加坡、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最后日本也开始多了起来。

据华歌尔称,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的不正当广告擅自登载了与该公司的女性内衣无关的图片和该公司的商标。消费者点击广告之后,就会被引导到仿冒品企业的电商网站,误导其购买假货。

以女性内衣为例,仿冒品的价格为“4件1600日元”(约合人民币90元),仅为正品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左右,十分吸引人,但消费者收到的是品质和功能很差的劣等货。由于没有华歌尔的LOGO等,很难认为商品本身侵犯了知识产权。据悉,仿冒品网站还有一个特点是不能使用信用卡,要求消费者以货到付款的方式来支付。

生产销售“Porter”品牌包的日本吉田公司大约1年之前每月会接到100件左右的消费者咨询,称在日本的Instagram、Facebook上发现了不正当广告。虽然该公司委托社交网站运营商删除广告后暂时平息了一段时间,但自2021年11月起,不正当广告又重新开始增加。

虽然广告引导的仿冒品电商网站上显示的是正品“Porter”的图片,但消费者收到的却是外观与“Porter”相似、LOGO不伦不类的假货。消费者向吉田公司提出“材质很单薄,有股怪味”、“向客服窗口发送了要退货的邮件,却石沉大海”。

假账号也有关注者

在以印度尼西亚为中心的亚洲各地,亚瑟士正在辛苦应对擅自使用该公司品牌“鬼冢虎”销售假鞋的社交网站账号。据悉从2018年前后开始,Facebook和Instagram上出现了多个自称鬼冢虎的虚假账号,每个账号都有1万~2万关注者。

正品“Porter”吉田包的LOGO(左)和仿冒品,设计和字体相似

在仿冒品销售商当中也有的是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介绍商品的视频,通过社交网站介绍假鞋的购买方法和电商网站的链接,用这种方法诱导消费者购买假货。社交网站运营商往往会比较痛快地同意删除不正当广告,但很多时候即使销售仿冒品的嫌疑很大,也不同意删除账号,因此亚瑟士正在苦思相关对策。

松下也一样,2018年以后,在电商网站上假冒该公司品牌的电池、烹饪家电、电动理发器等仿冒品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地出现。据悉,2020年之前以亚洲其他地区为主,但自2021年起,日本也开始明显增加。松下子公司Panasonic IP Management 表示,“虽然制造商自身在努力删除电商网站上的仿冒品,但效果有限”。

口岸对策对社交网站仿冒品的遏制效果有限

日本有2002年成立、由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担任秘书处的跨行业打假组织“国际知识产权保护论坛”(IIPPF,约280家企业和团体加盟)。针对使用社交网站销售仿冒品的行为,该组织于2021年4月成立了消费者启蒙工作组,才刚刚开始展开信息交换。正式措施将于2022年启动。

实际上,过去日本制造商的打假对策以“海外”和“海关口岸对策”为主,“日本国内”并不是主战场。其原因是,只要能查获假货较多的亚洲其他地区的制造和销售据点,或者由日本海关禁止从海外发往实体店的侵害品牌商标权的商品通关,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仿冒品流入日本国内。

但使用社交网站销售仿冒品时,是在网上完成下单,到货的商品往往是小额交易,不能判定是侵犯知识产权的商品,因此很难在海关阻挡其流入。就像无法在口岸阻止新冠病毒一样,在跨境电商成为普遍现象的今天,无论制造商如何努力,仿冒品仍会进入日本国内。

因此,要减少经由社交网站销售的仿冒品造成的损失,“最重要的是提醒消费者注意防范。希望大家通过正规渠道或直营网站购买”(华歌尔)。虽然前提是各家制造商要大力宣传这样的信息,但消费者个人也要提高防范意识并注意保护自己,这一点或许和新冠防疫对策如出一辙。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